“王力军案”再审审判长:原审司法人员不承担错案责任

admin 2019/8/14 7:32:44 0

2017年2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的王力军非法经营案公开宣判,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王力军无罪。王力军和辩护人表示不再上诉。宣判后,本案审判长辛永清就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问:巴彦淖尔中院对王力军案进行再审和改判的依据是什么?

答:巴彦淖尔中院对王力军案再审,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指令本院再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如果发现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我院在再审过程中,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坚持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依法宣告王力军无罪,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严格履行职责,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切实维护司法公正,落实总书记提出的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

问:再审判决认定王力军购销玉米的行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那么这一行为到底算不算非法经营?

答:国家为了保障粮食安全,维护粮食流通秩序,促进粮食生产,2004年由国务院制订了《粮食流通管理条例》。《条例》规定:从事粮食收购、销售等经营活动,必须取得粮食收购许可证,并向工商部门登记办理营业执照。本案中,王力军没有按照该《条例》的规定办理前述“两证”,从事粮食收购销售活动,违反了当时的行政法规。

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切实保护粮食生产者、消费者和经营者的合法权益,规范粮食收购市场秩序,2016年9月,国家粮食局对《粮食收购资格审核管理暂行办法》进行了修订,按照修订后的《粮食收购资格审核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农民、粮食经纪人、农贸市场粮食交易者等从事粮食收购活动,无需办理粮食收购资格。至此,农民从事粮食收购无需再办理粮食收购许可证。

问:原审判决王力军有罪是否违反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答:“罪责刑相适应(统一)”原则是我国刑法基本原则之一,是指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王力军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故本院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原审被告人王力军无罪。“罪责刑相适应原则”是对构成犯罪的被告人适用刑罚时,应当坚持的原则,本案原审被告人王力军无罪,不存在违反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问:再审改判王力军无罪,是否意味着原审法院判决是一起错案?如果是错案,如何追究责任?

答:原审法院判决王力军犯非法经营罪,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本院依法予以改判,宣告原审被告人王力军无罪,确保无罪的人不受法律追究。这也是落实总书记提出的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

2016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规定》,其中第十一条规定,法官、检察官非因故意违反法律、法规或者重大过失导致错案并造成严重后果的,不承担错案责任。

问:再审判决生效后,王力军是否可以提起国家赔偿申请?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答:中院再审判决生效后,王力军可以申请国家赔偿。本院在宣判时已告知王力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一条规定,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可以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王力军应该按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向依法应该承担赔偿义务的司法机关申请具体的赔偿项目、内容,能获得多少赔偿,也应当以国家赔偿法的规定为准。

人民日报评王力军改判无罪:市场赢了条例

王力军,内蒙古巴彦淖尔的一位普通村民,平时走村串巷收购玉米,再转卖到公家的粮库,十个月前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刑。之后,他的命运却又峰回路转,最高法直接指令地方法院再审,2月17日,案件水落石出,王力军终获清白,被判无罪!

对收购玉米有罪,广大群众是一脸的蒙圈,媒体舆论也为王力军喊冤,社会可谓高度关注。这案子挺值得说道说道。因为,谁敢说王力军案只是个案?在王力军周围,从事玉米收购的有上千人,没听说谁办证。王力军案的判决,早已经超出对王力军本人的影响。案件的背后,是面对日益活跃的市场经济行为,刑法到底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违法不等于犯罪,不能再傻傻分不清楚

“心情非常好,我认为自己没有犯法。”王力军被宣告无罪后对媒体这样说。

说实话,这句话让学法律出身的麻辣财经记者心情特别复杂。实际上,王力军至今也没搞清楚“犯法”和“犯罪”的区别。相信很多人也跟王力军一样,搞不清楚违法算不算犯罪,是不是就要抓、就要判。

咱们习惯了“违法犯罪”连用,可从法律上说,两者差别大了去了。通俗说,犯罪肯定违法,可是大多数违法行为并未构成犯罪。

在《粮食流通管理条例》修改之前,规定经营者要在取得粮食收购资格后,方可从事粮食收购活动。不管是工商登记、还是粮食收购资格,王力军都没有办理。从这个角度看,在没办证就收购玉米这事儿上,王力军有违法,但没有犯罪。

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期间,王力军无证买卖玉米的行为,违反了当时的国家粮食流通管理有关规定,但尚未达到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危害程度,不构成非法经营罪。

多年来,个人无证收粮在全国是普通现象,因为这个“资格证”不是经营者不想办,而是很难办下来。而且,我国农业生产连续十几年大丰收,粮食早已不是定量供应的紧缺物资。就算是无证收粮,其行为也没有扰乱市场秩序,反倒是替种粮农民解决了“卖难”,也为粮库提供了方便。这是市场对资源配置的结果,也是社会分工细化的体现。

无证收粮构成违法,实际上是行政法规与市场经济脱节,要改变的是政府部门的管理。2016年9月,国家粮食局对《粮食收购资格审核管理办法》进行了修订,新办法规定“农民、粮食经纪人、农贸市场粮食交易者等从事粮食收购活动,无需办理粮食收购资格”。也就是说,当王力军今后收购粮食时,再也不用担心因无证收粮被查处了。

这就是法制的力量,维护公正,推动了社会前行!每个小微企业、创业者,都是经济发展的主力军,他们的经济活动需要法制的保障,他们的命运也需要法制的呵护。

刑罚是最严厉的处罚方式,本就不该随意动用

据说,原本周围村庄70%—80%的玉米都是王力军收购,可自从被判有罪,王力军就再也接不到收玉米的邀约了。一个普通农民突然成了罪犯,心情可想而知。罚金两万,于他不算小数目;但判一缓二,实际上判了就放。虽然不必坐牢,但缓刑已算“戴罪之身”。

普通人对公权力除了敬畏,很多时候是惧怕的。躲过“牢狱之灾”,几乎是人们的本能反应。嫌疑人一旦被关了进去,首先想到的就是早日出来,哪怕花钱都行;家属往往一看到家人被刑事拘留、逮捕、公诉,更是如同热锅上蚂蚁。

作为最严厉处罚方式的刑罚,本就不该随意动用。更通俗点说,就是能用行政处罚的就不动用刑罚,能用缓刑、管制的就尽量不入狱。特别在鼓励创新创业的当下,本就容易出现法律空白点,如果事前设置层层审批、事后又随时准备追究刑事责任,那经营者将成为高危人群。对待普通的经济活动,应当少些事前审批,多些事中指导,尽量避免事后追究刑责。只有如此,才能提高群众创新的胆子,激发民众创业的活力。

滥用刑法的背后,都有懒政和乱政的影子。借着王力军这个案子,地方政府部门、司法部门应当认真对照,好好反省一下。一些过时的规定,该取消的取消、该更改的改,别让情理上都说不通的事情,在法律上反倒“行得通”。

宣判无罪并非案件的终结。提起国家赔偿、要求赔礼道歉,王力军可能还要为之前不恰当判决忙碌一阵。王力军期待能够轻轻松松地做一个守法的农民,让闲置在家两年多的脱粒机以及农用车再响起来。

王力军打算继续收购玉米,希望他记得提前把必要的经营手续办好。在简政放权的当下,这事儿理应不麻烦。

法治越成熟,法律规定越细致,我们很难要求每一个国民熟悉每一个法条。记者本硕学习的都是法律,可是涉及到具体哪个法条,也得去翻书。不熟悉法条没关系,基本的法律意识不能缺失,比如“违法”不等于“犯罪”,“犯罪嫌疑人”、甚至“罪犯”的基本人权也该得到保障;再比如,不懂法没关系,可以找律师咨询;掏不起钱没关系,可以申请免费法律援助。

对普通百姓来说,生病了去医院,遇到麻烦了找律师,这个最容易记。

 


(本文转自人民日报客户端;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来源地址:/a/1505696.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