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发布会前吹头发,一年两三套西装倒着换

这两天,政知圈在上海参加中国新闻发言人论坛,瞅准机会独家专访了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


从2011年至今,沈丹阳已经担任了五年商务部新闻发布者的工作,在这一领域经验丰富。今年10月,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前夕,沈丹阳在例行发布会上公布了中国将扩大从菲律宾进口水果的消息,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在接受政知圈采访时,沈丹阳表示,召开发布会要注意挖掘一些新闻点。

 

背后有一个10多人的团队

政知圈:如今,政府部门的新闻发布会越来越受到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新闻发言人制度也走过了30多年的发展之路,你认为当下的新闻发言人制度与此前相比,有何变化?

沈丹阳:我个人体会有3个大的变化,即新闻发言人制度更受重视,更规范,有新提升。如果不是各方面重视,很多部委、个人可能仍然不愿意做这件事情,毕竟新闻发言人工作有一定风险。光重视还不够,现在从中央到各个部委,都落实了这项制度,这就变得更规范。这次论坛就是中央重视这项制度的体现,论坛上也提出了对于新闻发言人选拔、使用、保障等方面的建议,国新办还经常组织发言人进行培训学习,这使得新闻发言人团队建设和新闻发言总体水平,比过去有明显进步。

政知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前夕,你在10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披露,中国将扩大从菲律宾进口热带水果。消息一出,立刻就上了各客户端的头条。当时主动发布这条信息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沈丹阳:现在我们新闻发言人必须要处理好宣传需要和新闻需求的关系,政府、部委有宣传需要,媒体、受众有新闻需求,新闻发布要处理好两者关系,不能总讲套话,也不能仅仅看新闻需求,最好是把两者结合在一起。

像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来访,以往新闻宣传的语言特点大家也非常熟悉,基本是高大上的话,诸如“两国进行经贸战略对接,扩大双边贸易,鼓励中国企业更多到菲律宾投资”等等,但为什么要讲很微观的菲律宾水果贸易呢,其实是因为这样的消息和普通民众、企业关系密切,有新闻点。我们开发布会的时候,会注意去挖掘这些新闻点,而这个信息就属于典型的新闻点。

政知圈:那你们平时怎么发掘新闻点?发布会前要做什么样的准备?

沈丹阳:关键是平时就要经常注重媒体在关注什么。这件事已经有媒体在关注了,比如菲律宾有什么东西可以对我们出口。我们正在考虑杜特尔特来访的相关宣传工作,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就把两者结合了起来。

每次发布会的两三天前就会准备,但新闻是实时更新的,所以还会上网随时关注最新发生的热点。每次发布会前,都会把各个司局请来商议如何发布信息和如何回应社会关注。商务部新闻办会实时了解媒体关注的问题,我们基本上对媒体问什么问题都能“押”个八九不离十。

政知圈:你背后应该是有一个团队在运行发布会相关的工作?

沈丹阳:是的,我们的新闻发言人团队成员主要来自商务部新闻办,大概有10多个人,各司局新闻联络员也是重要组成成员。此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要建立新闻发布的制度和工作机制。比如我们有四个舆情收集渠道。第一个是和新华社、国际商报等机构合作的《每日舆情》。第二是舆情专报,这是对焦点性内容的重点关注和深度分析。第三,通过建立各个司局新闻联络员制度分析舆情,我在每次发布会前定期把联络员请来开会,讨论分析最近有什么热点、媒体关注的事情要如何回答。此外,我们有个新闻舆情的提示单制度,我们将各方面最近关注的重要事项,提示给相关司局,让他们准备回应口径。所以说,这不是发言人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个团队在共同努力。

政知圈:国新办主任蒋建国在论坛开幕时提到,新闻发言人应“会用全媒体”,你们团队是怎样融入这种趋势的?

沈丹阳:我们商务部2012年就开通了微博,是中央部门中第三个开通政务微博的,2015年开通了微信。通过新媒体的利用,解决了新闻发布的即时性问题,毕竟微博微信传播速度更快,也更能扩大传播面。此外,我们委托新华社和一些大学搜集商务部相关舆情,比如媒体是怎么报道商务部新闻发布会的,有些内容也会登载在微信上。我们部长也有微信,也会关注商务部官方微信发布的内容。 

 

不能把不容易回答的问题都理解成记者故意刁难

政知圈:你是如何走上新闻发言人的职业道路的?

沈丹阳:当发言人不是自己的选择,要组织安排。我在商务部研究院工作的时候就经常接触媒体,毕竟现在媒体都喜欢采访专家,这是中国特色,中国的专家接受媒体采访比较多,互动也很多。我在研究院工作了五六年,和媒体互动比较多。到了商务部机关工作后,在担任新闻发言人之前分管了三四年新闻工作,后来再做新闻发言人,基本上是水到渠成。

商务部是非常重要的宏观经济部门,“三驾马车”跟我们都有关,我们需要做研究、分析,而且商务部很多新闻是具有经济学含义的,此外我们现在需要更深入地面向企业、公众解读,这需要一定的经济学逻辑,有时新闻发布不能太碎片化,要尽量让我们的受众、媒体更系统了解、理解商务工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以前的工作积累对我做好工作是有帮助的。

政知圈:你觉得自己经济学的背景对当好新闻发言人有帮助?

沈丹阳:会有一定帮助。但不一定非要学经济学才能当发言人,发言人有很多类型。其实新闻发言人发挥空间不是很大,一般说来,我们要严格按照新闻口径来回答问题,不能有太多个人色彩。当然,在符合口径的同时,要尽可能地讲得生动、易懂一些,这样才利于传播。所以并不是说我有经济学背景,才让我去做发言人。总的来说,新闻发言人知识面要宽,反应要相对快,语言表达、逻辑思维表达要清晰,才有利于把事情和问题讲清楚。

政知圈:一场成功的发布会,记者的角色也很重要。如果一个记者问了一个很随意的问题,你会生气吗?

沈丹阳:不会。来商务部参加记者会的记者,多数是很优秀的,很有专业素养的。无非就是有些问题容易回答,有些比较难,但是不能把不容易回答的问题都理解成记者故意刁难,也就没必要生气。

政知圈:你平时和记者如何进行一些互动?

沈丹阳:有时候会通过采访的方式,有时通过打打球、聊聊天、发发信息进行沟通交流,还有时一起出去调研、开会,都是交流的方式。

 

担心大家对自己“审美疲劳”

政知圈:新闻发言人是一个很受社会关注的职业。有的新闻发言人之后走向更高的领导岗位,而最近也有新闻发言人辞职去民企发展,你如何看待这个职业的前景?

沈丹阳:目前,政府新闻发言人还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一个岗位。因为是政府官员,新闻发言人的职位调整就很正常,工作3-5年后调整很普遍。不同于外交部、国防部等部门,大部分部委新闻发言人不是专职的,更多的是像我这样“兼”着做。你提到有人选择离开体制内,其实这也很正常,国内外都是这样,不一定一直做这个岗位,发言人队伍也是需要不断更新的。

政知圈:很多新闻发言人都表示压力很大,你觉得压力大吗?

沈丹阳:我还可以,压力正常。目前我主要担任政策研究室主任,新闻发言人不是我的“本职”。政策研究室有很多其他的工作,我虽然不直接主管新闻工作,但政策研究室可以接触商务部全面情况和国家宏观经济的情况,这对做好新闻发言人也有帮助。我随时关注舆情,了解商务工作乃至全国经济工作的动态。压力不能说完全没有,但已经做了那么多年,有了一些经验,压力不会很大。作为新闻发言人,尽管还是会有如履薄冰的感觉,但这些年掌握的知识、技巧和方法,以及部里方方面面提供的保障,都有利于我做好工作,所以总体压力是可控的。

政知圈:你的家人会担心你的工作吗?

沈丹阳:不会担心。这也就是一份应尽的职责内工作,而且毕竟做了很长时间了。

政知圈:这个职位应该会非常锻炼人,你现在在这一岗位上算是比较稳定吧?

沈丹阳:肯定锻炼人,新闻发言人的压力、锻炼和其他岗位会不一样。只要认真工作,都会有提高。我感觉自己不应该做太长时间,也担心大家“审美疲劳”。你们会审美疲劳吗?

政知圈:形象对于新闻发言人来说也很重要,你在这方面有什么经验?

沈丹阳:平常我是不太注意所谓“形象”的,我就是每个月的发布会前吹吹头发,一年两三套西装倒着换,五年只换了一副眼镜。其实大家关注新闻发言人应该主要并不是“形象”如何,更多的是关注内在的东西,“形象”只要符合职业要求就可以。

来源地址:/a/1505746.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