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还在调侃“洪荒之力”时,科幻作家已在想象未来奥运会

admin 小小的幸福 2019/8/15 0:00:21 0

气候变暖了,冬奥会怎么办?——《公司城镇》的作者Madeline Ashby

我们能看完全在室内举行的冬季奥运会吗?

 

不断攀升的气温将使得冬季奥运会难以为继,当严寒的冬季不复存在时,又何来冬季奥运会呢?

 

不过,不管气候如何变化,人们还是喜爱运动、喜欢竞技。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有更多类似于尼米亚竞技会(古希腊四大周期性竞技盛会)的竞赛活动复兴,与此同时,竞赛项目也将趋于多样化——利用技术手段增强人体的极限,所有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运动,性别也不再是体育竞技的蔽障。

 

奥运会为什么一定要在大城市举办?——《信息统治》的作者Malka Older

 

总有一天,奥运会将变为纯粹的、世界上最优秀运动员之间的竞赛,而和“国家荣誉”脱离关系。相应地,不再有国家会因为举办奥运会而感到骄傲,奥运会也不再是国际赞助商的天下。一旦一个国家愿意举办奥运会,那他们肯定是经过了冷静分析,想清楚了这样做会对国内的人民、企业带来好处。当然,那时候国际奥委会还在不在就不知道了。

 

奥运会可以变得更环保,不需要仓促建成的全新建筑、车满为患的停车场。就连举办地,也不一定要是那种国际性大都市,可以选择雅加达(印度尼西亚首都)、塔林(爱沙尼亚首都)和雷克雅未克(冰岛首都)。

 

人们不用去现场,在家里就能看赛事直播,参赛运动员的个人经历也不再会被媒体故意夸大以达到煽情效果。奥运会将变得低调、低碳和低成本,这些不正是一届真正成功的奥运会所必备的基础吗?

 

用VR技术看奥运会?——《运行时间》的作者S.B. Divya

用VR头盔观看奥运会并不是难事

 

眼下,奥运会主要还是停留在电视时代, 但与此同时,世界正走向互动——3D视频,VR眼镜以及永远在线直播的网红……为什么奥运会不可以借鉴这些新技术呢?

 

奥运会很好地展示了运动员全力拼搏的精神以及登上巅峰那一刻的辉煌,他们也越来越渴望与人分享这段经历,与此同时,普通人也渴望了解这类故事。但未来的观众要求越来越高,他们再也不需要那种被电视编导安排过的催泪故事,而是每个运动员真实的个人经验。

 

所以在不远的未来,国际奥委会必须打开信息的闸门,让运动员直接与世界互动,让运动员成为不在现场的观众们的眼睛、耳朵以及赛事评论者。这才是身临其境的奥运体验,让我们拭目以待。

 

奥运成为怀旧代名词?——《四条路的交叉口》的作者Max Gladstone

美国选手在罗马奥运会中打破世界记录

 

奥运会的未来是怎样的?抛开气候变化,政治纷争和日益减少的资源,人们关心的是,当人类体能越来越接近一个极限,技术手段用到怎样的程度才算公平?人道主义运动精神又意味着什么?

 

这种讨论已经开始。例如,为什么短跑运动员不能绑一条人造腿以求跑得更快,但游泳运动员可以穿“鲨鱼皮”游泳衣?随着每一次科技取得新的进展,我们都在思考,一个“真运动员”到底意味着什么?未来的某一天,拥有人类大脑的机器人将迅速完成百米赛跑,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应该不会承认这样的成绩。

 

运动一定要和高科技捆绑吗?又重又脆弱的黑胶唱片,面积比iPad还大,一面只能储存4首歌曲,但是为什么人们依然会买唱片并悉心爱护,将播放唱片时的嘶嘶声视若珍宝?

 

有了完美机器人,为什么我们还要奥运?——《金色波浪》的作者Patrick Hemstreet

 

在未来,你的会计师可以在瞬间给你一份精准无误的财务报告,你的按摩师用几个机械手臂就能把你捣鼓舒适,你还有用一个机器人管家——就跟“星战系列”里的C-3PO机器人一样。快如闪电的计算和高精度的处理器将确保所有任务万无一失。同样地,有朝一日,奥运会也将迎来机器人明星运动员。

 

然而那又如何?我还是会去剧院看真人表演的故事。休斯敦最大的剧场距离电影院只有50码,但我仍然喜欢看戏剧赛过看电影。我还爱听管弦音乐会,虽然我只要用手指轻点一下智能手机就能欣赏到这些美妙的音乐,你们中许多人可能也会这样做。我还是想看到人们通过互动展示各自经过培训所积累的才能。

 

我们喜欢见证凡人不断征服一个个新挑战的过程,看到我们中的一员攻克过去看似不可逾越的障碍,这正是一种最高层次的娱乐。听到一个新鲜的故事或看到一件令人惊叹的艺术创作,都是一种有血有肉的经验感受。我敢说,这种灵魂之间的交换是神圣的,并且永远不会屈服于冰冷的机器。

 

现在我们还在讨论兴奋剂问题,但在“后机器革命社会”,这样的讨论都变得毫无意义,毕竟,无论多少剂量的兴奋剂都无法让血肉之躯的运动员和机器人同台竞技。

 

有一天,当我们被四处行走的IBM机器人和苹果机器人包围,我们就会空前意识到生而为人的意义。在无情的机器浪潮过后,神圣的体育精神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将会复兴并得到珍视。

 

运动员的DNA有多少是他自己的?——《纠纷》的作者Stacey Berg

数字化的人类基因图谱

 

2092年,第50届奥运会开幕,出场的运动员个个都拥有完美的基因:人类基因重组技术使得人工制造出完美运动员成为可能,他们有着更强的心脏、更好的肺部和更具爆发力的肌肉。拥有最优质基因序列的运动员将得到公司赞助,有钱的粉丝们则争相抢购这些基因序列,并将其植入到自己后代的胚胎中。

 

再也没有先天缺陷和疾病,所有与之相关的基因在胚胎中就被剔除,这到底是人类的权利?还是一种新的不平等?完全人工合成DNA的运动员,是否有资格参加奥运会?

 

到时候,举办一场完全由自然手段诞生成长的人类运动员参加的奥运会,会不会成为一大新闻焦点?

 

7.性别差异会消除吗?——《像极了闪电》的作者Ada Palmer

游泳健将霍特在泳池中的特写

 

我心目中理想的奥运会是每一个运动项目都能合理处理性别差异,在一些性别影响不大的运动项目中,比如射击和赛马,每个人都有机会一起竞技;也有区分身高和体重的项目,例如拳击,轻量级赛事主要由女性参与,重量级赛事则主要由男性参与。但是性别不会成为划分运动员的唯一标准,第二特征,比如身高,臂展,步幅,肩宽也会考虑在内。

 

此外,奥运会也可以和推动国际旅游事业联系起来。很少有组织拥有像奥运会(包括奥组委)这样的国际地位、势力和国际公信力。所以奥运会和体育爱好者会成为发起“让国际旅游变得容易”运动的先锋,让每个地球公民都能搭便车观看奥运会、看火炬传递,分享奥运精神。

 

当我看向未来,想象下个世纪的政治遭遇时,我想奥运会还是会成为敌对国家冲突过后又重聚首的平台。在奥运会中,边缘化和受压迫的团体努力寻求认可,同盟国家一起庆祝,商讨国事,提高团结意识,忘却仇恨。总之,如果未来南极洲将会成为奥运会会旗上的第六环,那么月球或者火星就可能成为第七环。

 


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

本文编译:谭静雪

栏目主编: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来源地址:/a/1515684.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