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与安生》:女性的解药?

admin 苹果笔记本型号 2019/8/15 10:27:51 0

这是一个经常会出现的巧合,但发生在观看《七月与安生》(以下简称《七月》)这部电影时,就有了“命中注定”的意味。这个巧合是,我选择的早场,只有我一个观众。


想必看过《七月》电影并为之进入“物我两忘”状态的观众,会与我心心相印,觉得“命中注定”是一个超凡脱俗的词语。


另一个巧合是,我没有看过安妮宝贝的小说原著。据说这非常有助于更专注地享受电影,看到的七月就是七月,安生就是安生,她们的脸上不会写满安妮风格的句子,她们属于导演曾国祥和林咏琛、李媛、许伊萌、吴楠四位编剧。


全片最让我感触爆棚的青春画面,不是高中戏码,而是童年的七月与安生带来的。虽然我认为两个小演员的五官无论怎么发育改变,都不会变成女主马思纯、周冬雨那样,但两个小演员的牵手、嬉闹,以及富有感染力的共浴桥段,都让我这个已经对少女对手戏无感的大叔感受到了久违的“怦然心动”。


两位少女为了逃避军训,砸了灭火器玻璃引发骚乱。慢镜头下,俩姑娘在校园牵手奔跑,一个回眸笑,一个抬头乐。少女心思突然就那么通透灿烂,一点都不玄妙。而下一场共浴戏,安生让七月展示一下“发育成果”,一个坦荡,一个天真,纯粹的氛围,足以让每个潜伏着少女心的成人男女嘴角上扬。

 


《七月》打开了很多人的心防,靠的不是贩卖伤痕、泪痕、血迹的青春残酷故事。安生选择的流浪生活,如果要按“残酷青春”的套路来,那会多出太多一地鸡毛和酒精血迹。


《七月》用了非常地道的、详略得当的讲述技巧,让观众自然融入回忆。只要你对自己现在的人生感到不满,你都可以进入七月、安生的视角,用她们的互相取暖、撕扯,重温自己那些“死了都要爱”、“爱我还是他”的呐喊。在你重温的时候,你不会以过来人的角度怜悯地看自己,而是仰头看到那些年的自己,如此犀利、果敢,复杂得难以捉摸。


细腻,是这部影片的灵魂。


我非常吃惊,作为导演的曾国祥,并不是我熟悉的那个演员曾国祥。以我仅存的对安妮宝贝文风的印象,曾国祥的改编,在情感上绝对没有跑题,只是在表达上换了更多的角度。


《七月》的后二十分钟,安生与七月的结局不断改变,每一个结局都是“可能”的。在理智上,观众当然知道哪个结局是真的,但是观众的情感,一直到目睹七月走向阿根廷著名的最南端灯塔,仍然在延续。


同样是电影中的坐标,上一次我为这座灯塔心驰神往还是在王家卫的《春光乍泄》。七月孤独地走向灯塔,和《春光乍泄》中张震拿着录有梁朝伟哭声的录音机站在灯塔上,都是无法言说的小说意境。观众和角色一起体会着那一刻的恍惚情绪,大家都知道脚下的“最南端”是个梦境,惟愿梦不要醒。

 


依我了解,身边的同龄女性友人,可以随时看套路深深的爱情韩剧,却不是谁都愿意接受《七月》这类需要对“自我”下刀很深的女性故事。大多数小城女青年,最后选择的是七月一开始的银行工作,如果她们以前的闺蜜做着浪漫的自由职业,她们多半是不会再交心了。


女人对于人生的失落感,是触碰不得的。所以我以为安妮宝贝是一个特立独行者,一直过着讲述失落故事的人生,是她不愿与庸碌妥协,所以拥有了非常真挚的读者拥簇。


《七月》用它的无所顾忌,将七月与安生自少女时代就种在彼此心里的失落感,全景式地不断解读。观众因此看到了向来良善、懦弱的七月,竟然比安生以及我们以为的还要有心机。像我这种没读过原著,脑子里对俩人性格没有先入认知的观众,完全相信了电影中的安生比七月要单纯得多。


七月让我再次想起“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老话,而能够把七月心里的针收集得如此完备,再一一用镜头语言穿刺到观众心里去,这是何等不易的洞察力和描述能力。要知道,直男以及大多数对心理描写没耐心的观众,向来是很看不起也看不懂“海底针”式的故事的。而我觉得,《七月》让我有种读到“贾宝玉评女人”般的通透感。


曾国祥和他的四位编剧,让我感叹他们是如此懂女人,以至于我都不介意男主在片中的尴尬地位,觉得主创这样描写是对的。


懂女人的男人不多,懂女人又愿意倾心讲述的男人更少。某种程度上,中国社会的急功近利、粗暴低俗,和这类男人的稀有息息相关。

 


很多原著粉丝无法接受片中安生、七月互换人生的设置,观影后,我觉得导演已经让马、周两位女演员诠释得很好了,不说剧中安生与七月换的是生活方式,就算再推出一部剧情一样的《七月》,让周冬雨演七月,让马思纯演安生,我觉得两人仍旧可以演得火花四溅,毫无违和感。


能演这样的女性角色,相信马、周二人都会对觉得此生无憾,因为这两个角色,是多少中国女人求不可得的人生解药。片中七月的妈妈对七月说的“女孩子怎么选择,都过得很辛苦”,联想到中国社会种种对女性释放天性的阻碍,我差点落泪。


所以我愿意抛开,也终于得以抛开“青春电影”的桎梏观念,全心享受了一次《七月与安生》这样的女性电影。在一个“包场”的上午,差点融化在了座位上。

 


组稿、编辑:伍斌

来源地址:/a/1522411.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