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歌之王钱柜没落,一个时代远去?

admin 国安委成员名单 2019/8/15 10:29:01 0

 

一度风光的“钱柜”

 

近日,北京朝阳门钱柜KTV关张的消息,让不少“70后”、“80后”集体回忆起曾经的K歌岁月。而在此之前,上海“钱柜”的门店,也已收缩到只有三家。要知道,在全盛时期,钱柜的金字招牌几乎覆盖了上海所有的中心城区:黄浦、静安、徐汇、普陀、浦东……

 

难怪有人会感慨,钱柜的没落,象征着一个时代的远去。

 

1995年1月,钱柜在中国大陆第一家店上海静安店开张。最早去那里的是一些在沪的台湾商人,包括已经习惯台北钱柜的明星们。依稀记得当年还有几条明星的花边新闻,发生地点就在钱柜。

 

两年后,钱柜第三家店——上海卢湾店开在复兴公园内。那时候,去同在公园内的Park97或官邸喝一杯,再到钱柜高歌几曲或去Richy热舞一番,然后在凌晨的公园里徜徉散步,是很多上海小资青年引以为豪的夜生活样本。在夜色掩映下的树影间,不时也能撞见个把明星。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到本世纪初,是钱柜最辉煌的时候。要想K歌,直接去肯定没有位置,就算电话预约,可能也要在大堂等上一阵。大堂里挤满了等座的年轻人,那时候没有智能手机,大家边喝免费茶水边叽叽喳喳地聊天。穿着黑色礼服或是及地大摆裙的侍应生或在门口向客人鞠躬问好,或者殷勤地把一批批顾客引进包房。

 

那几年,一往无前的钱柜一面在北京、武汉等多个城市攻城拔寨,一面开拓多种副业:茶餐厅、啤酒、潮流杂志……

 

2008年的“分水岭”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钱柜由盛转衰的分水岭的话,那应该是2008年。这一年,曾经和台湾地区传媒大亨邱复生一起卖光盘的练台生成为钱柜的股东。他和另外两位投资人联合,钱柜创始人刘英基本退出一线经营。此后,练接任钱柜董事长一职,开始大幅“改革”。

 

对钱柜大幅“改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练台生和他的同盟认为钱柜扩张太快,成本太高。为了快速降低成本,降薪成为了他的第一选择。据说,当时钱柜中层薪水降了三到五成不等。

 

客观而言,那时候的经营成本的确对KTV来说是不小的负担,撇除一线城市租金上涨等因素,愈发正规的版权保护办法,使得KTV要花不小的版权费才能合法使用音乐录影带。而作为行业的龙头老大,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用盗版。

 

与客观因素相比,钱柜的内伤更加致命。练台生的“政变”以及降薪,使得核心员工流失严重。刘英把自己拥有的钱柜股份贱卖给好乐迪,而后起之秀“台北纯K”也挖走了不少昔日钱柜的骨干力量。

 

面对同样严峻的客观事实,竞争对手要么以低价吸引顾客,要么通过歌星签售会,或第一时间引进选秀热门歌曲聚拢人气,钱柜在干嘛呢?停止了门店的扩张,终止了旗下同品牌饮料酒水的销售以及《钱柜》杂志的发行,不再开设茶餐厅,不再更新设备,不再购买新歌版权。

 

去年年末,我和朋友去了一次钱柜新会路店。当服务生告知整个钱柜没有免费WiFi覆盖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一代人的记忆

 

不过更令人唏嘘的恐怕在于,钱柜的没落,只有年届中年的“70后”、“80后”在感慨。而这又反过来证明整个KTV行业的式微。

 

相比于父母辈,“70后”、“80后”是新中国以来自我意识开始苏醒、并伴之以强烈自我表达欲望的第一代人,娱乐方式又不够多元的时代,KTV可算是自我表达的最佳场所之一。引吭高歌《海阔天空》的,大多心里有着不灭的男儿梦;好朋友聚会,来一曲《朋友》或是《真心英雄》畅叙友情;就连相对私密的爱情,很多人也是在KTV中收获,或是失去——因为一首歌而爱上一个人,两情浓时,用一首甜蜜的情歌定情;甚或,分手了,也是去KTV疗伤……

 

如今,拥有这样的KTV记忆同时也不再年轻的人,大多已拥有自己的小家庭,不再需要也没有时间夜夜笙歌或借歌传情。当他们难得重回KTV,却发现那里已不是他们的世界:除了闻所未闻的新歌,愈发低廉的包厢费把一批批退休的阿姨爷叔吸引过来。逐渐步入中产的“70后”、“80后”需要的情调、环境和服务,已经无法在KTV中获得。

 

而更年轻的“90后”呢?他们可以下载APP对着手机唱歌,要聚会就租个房子搞轰趴,看电视唱歌打游戏搓麻将各取所需,要吃饭,就正儿八经去餐厅吃饭,干嘛要在KTV里,在麦霸的嘶吼声中刷微信、扯着嗓子用盖过音响的声音聊天、吃不算精致可口的自助餐呢?

 

倒是听说,有“00后”过生日会和小伙伴们去KTV。不过,这可是尚未成人的“00后”啊,不消几年,当他们逐渐长大,花样迭出的新世界在他们眼前一一呈现时,他们会毫无留恋地跟KTV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陈奕迅的《K歌之王》MV中,男主角满怀心事对着KTV的屏幕,希冀用一首歌向身边的女神一表款曲,而女神却忙着和别人推杯换盏、没心没肺地说说笑笑。这几乎是KTV之于这个时代的无奈隐喻。

 

不过这也没啥值得特别伤感的,身为“80后”,我们只是体会到了类似当初父母听到港台流行音乐时对《红灯记》的怀念之情,如此而已。

 

来源地址:/a/1522423.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