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博士生:传媒大咖读博的迷思

admin 别那么骄傲2 2019/9/11 20:23:57 0

 

前天,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招生办公室公示了2015年通过“申请审核制”选拔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的初审结果,多位传媒界业内“大咖”在列,比如《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央视春晚总导演哈文等。

 

按照中国传媒大学此次“申请审核制”博士招生的规定,确实面向的是“在相关学科领域实践和创作成果特别突出”者。我无意去讨论此次招生的程序问题——此次名单的“突出性”确有说服力,我想吐槽和郑重声明的是该项制度的实质性问题——博士学位究竟意味着什么?

 

博士是“教授前”,而非“硕士后”

 

小时候,我的学习成绩比表弟好,于是外公每次发压岁钱的时候,都和蔼可亲地说,以后我能读到博士,表弟能读到硕士——虽然最后似乎事情确实是这么发展的,但是当我真的在为博士学位而孜孜以求时,我必须得把我的感受说出来:博士和硕士完全不是一回事。

 

某种程度而言,“博士”并不是读出来的,而是训练出来的。比起把这段经历称作读书,我更愿意将其看做是开始我学术生涯的“岗前训练”。“训练”这个词听上去就似乎显得很低端,感觉像和技校培训一般,但事实上显然不是如此——此处应有一个微笑的表情。

 

曾经有人将本科、硕士和博士阶段的学习用一张图画了出来:本科是通识教育,硕士是更专业化的教育,而博士的范围则更加狭窄——完全没有“博”——但是它与本硕的本质区别在于,博士学位的获得是以在已有的知识范畴内有所新突破为标志的,也就是说本科和硕士都是在学习知识,而博士则是在创造知识!

 

顺便说一句,很多人把博士后阶段的经历叫做“读博后”,这又不知该如何说起了。博士后就是拿到博士学位的人在找到教职之前的一段科研工作经历,与学位无关。

 

业界学界的相互吐槽

 

如果说博士的工作是创造知识,那么有人可能又要说了:难道这些业界大咖在实践过程中不生产知识吗?比你们这些成天躲在书斋里的书呆子好多了吧!

 

首先,谁跟这位看官说学者都是待在书斋里的,如果这样也行的话岂不是书店老板最有可能成为大学者?这么说吧,不可否认业界在实践过程中会有一些经验总结,也确实可能很接地气,但这与学者对社会现实进行抽象,从而形成理论,再关照现实的学术工作并不是一回事。

 

常听一些传媒业界人士对应届毕业生的评价是:只懂理论,不懂实践。这句评价似乎也成为了一句有很强传播性的迷思。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在我看来,那些应届生根本是理论也不懂,实践也不懂,一无是处后只能归责到大学教授们“只教理论”了。甚至,这些来自业界的评价也影响到了学界,而使得教授们开始弱化理论教学,而是讲自己不太懂,学生听了也感觉不痛不痒的“实践”。

 

那么,学界和业界到底什么关系,学界的社会职责到底是什么呢?上文提到,博士阶段的学习实则是为学习研究者在进入学术界前进行的学术训练。这种训练的目标就是让攻读博士学位者范式、历史、理论和方法等各方面形成对话平台和学术共同体,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知识生产的劳动。

 

理论并非指导不了实践,甚至往往能管好多年。举个例子,微博兴起后在公关和营销业界流行的KOL(key opinion leader)概念实则在20世纪40年代就由政治传播学者拉扎斯菲尔德提出,只不过当时拉氏提出的概念叫做“两级传播”中的“意见领袖”(opinion leader),理论内涵也远比现在被业界知晓的丰富——然而,70年之后的今天,公关和营销界的精英们在拾人牙慧的同时,还加上了一个“key”以形成KOL的简称,显得分外时尚洋气。

 

所以,如果夏总、哈导这些业界“大咖”真要读博的话,那也意味着他们期望转入学界——否则创造知识的学术训练对他们丝毫无益。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要么意味着他们做出了非理性的决定,要么就是传媒大学的博士培养堪忧,这对所有寒窗苦读考博士读博士的学子来说,自然也有不公平之处。

 

“申请审核制”有点冤

 

有一些评论认为,之所以“大咖”能变成博士,是因为中国传媒大学采取了一种新的叫做“申请审核制”的招生制度。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

 

申请审核制的出现,其实是为了回应很多教育界人士对通过一场考试来决定博士生招收的批评。很多学者认为,以前的制度不能反映学生的科研能力和学术潜力。申请审核制的核心,将更加依赖教授对学生学术志趣和学术能力的判断——主观判断的因素增加了,招生监督和博士培养的质量管控则应跟上。

 

分数的重要性降低了,很多人可能就要“呵呵”——是不是有黑幕?与此同时,还有一群人在高考问题上高喊,分数一刀切的做法是应试教育,这是在摧毁孩子们的想象力!

 

这是两种司空见惯的叙事,然而可笑的是,说这两句话的人很可能是同一拨人。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真的是已经陷入信息的“海洋”中无法自拔了。独立思考和理性判断在逐渐丧失,人们陷落到话语的游戏中乐此不疲。

 

为“申请审核制”伸冤,是因为我怕因为这件事件让公众对于“申请审核制”产生负面认知——最近,议程设置理论的新研究发现,当两个词被联系在一起经常共同出现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在认知上将他们混为一谈——这就是新闻传播学学者在做的研究。

 

为什么我要写这篇文章?因为社交媒体下的社会是很脆弱的,人们很容易陷入话语的陷阱中。但我们都要用力去维护这个脆弱的社会,让公众明白“博士是什么”、“业界与学界的关系”。

 

正本清源,这是我的理想社会。而对于那些业界大咖们而言,除了博士学位外,“荣誉博士”的制度其实也能给他们戴上“博士”这顶帽子——虽然名片上可能都会印上“博士”两字,但我们也得仔细辨认一下。

 

来源地址:/a/1927214.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