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考带来新课堂 | 走班改革,就是重办一所“新学校”?

admin 啪啪啪动态 2019/9/11 20:27:09 0

本周六上午9:00至10:00,新高考政策背景下的上海首次普通高中学业水平等级性考试——地理科目等级考将在上海全市各区县61个标准化考点、1410个考场进行。而这样的“3+3”考试模式,参照的《上海市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在基础教育领域的激荡早已开始。

 

作为高校招生重要参照之一的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分为合格性和等级性两档。“3+3”中后一个“3”由学生在6门课中自选,至少产生20多种组合。如何满足不同程度、不同选择的学生需求,正成为上海每一位高中校长面前的大题。而以课程为中心的走班制,是呼声最高的答案之一。

 

“走班改革,就像‘办一所新学校’一样,”同济一附中校长阮为道出了不少一线学校管理者的心声。原有教学资源配置如何重组?学生分层如何科学高效?对未来的教学模式将带来怎样的改变……一系列走班引发的问号就在眼前。

同济一附中,学生背着书包,在不同的教学班“穿行”

时空制约,如何打破?

 

“实施走班制,学校遇到的第一个大问题,是时空制约,”华师大一附中教务处副主任江源说。她算了一笔账,空间上,学校每届学生约270人,教室配备48个标准教室、12个特色化小教室;时间上,高中不像大学,基本不安排平时晚上和周末的课程……在这受限的时间空间条件下,如何满足学生选课要求,并不容易。而这也成为一些学校推进走班艰难的原因之一。

 

江源老师举例,如学生选择等级考的科目,以一周4课时来算,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其中两课时,参加合格考和水平考的所有学生上,剩余两课时则分开上;二是这4课时,参加合格考和水平考的学生全部分开上课。后者显然对教室、课程安排提出了更高要求。但学校考虑,合格考、等级考要求不同,应该在教学上给老师更大空间分别安排教学方案,所以采取了全部分开上课的方式。为了真正让学生完成“个性化课程表”的配置,在排课时,学校专门引入信息系统,科学排课。

 

上海高中走班的模式有两种:一是加法:水平考考生都参加,高考选这一门课的学生再加等级考的课;二是全科(加上语数外的6门)和非全科之间的选择。同济一附中推行的是非全科走班的形式。从物理、生物、化学、政治、历史、地理所有6门课的选择3门,会有多达20种的排列组合,全部开了出来。高一年级原来有11个班,现在被拆分成了200个教学组合班。

 

记者在校长阮为电脑上的走班管理系统看到,高一年级所有402位学生选科有各种排列组合方式:其中选择“物化生”的最多,为65人,选择“政史物”和“政物化”的最少,分别只有1个学生。就各个学科分配来看,选择政治的最少,为92人;选择生物的为298人,在6个科目中遥遥领先。

 

值得关注的是,这些突破原有“行政班建制”的探索,引发了一系列新的问号。每节课40分钟,下一节课学生们就要奔向另外一个教室。怎样把时间利用到最充分,同济一附中一位高一老师想出了“背包”走班的模式:这一参考大学上课的模式,将走班的效率提到了最高。在每个教室的门口,还多出了一排排的柜子,上面画着各种具有各类科目特征的物品,比如物理实验的天平,化学实验用的烧杯。这些柜子,是用来给学生交作业的。学校还为所有200个教学组合班配了一个班干部,负责收作业,管理自己的班级。

同济一附中,每个教室的门口,多出了一排排的柜子,上面画着各种具有各类科目特征的物品,比如物理实验的天平,化学实验用的烧杯。这些,是用来给学生交作业的

最动不了的地方,怎么动?

 

业内专家指出,走班带来的变革需求,让更多校长可以在课堂这个传统上最动不了的地方大刀阔斧。

 

华师大一附中的课程教学安排,在高一高二尤为显著。高一阶段“稳中有变”,沿用传统的班级固定授课制管理模式,但与往届相比,数学增加1课时,地理、物理、化学减少1课时,既巩固了学科基础,也为学生个性发展留出空间。此外,专门在高一下学期每周增设生物课,让学生能在第一学年体验所有待选学科,发现自身所长。

 

高二阶段则实现“双规并行”。除语、数、外、班会、修身课5门科目以行政班为单位学习以外,其余课程实行“大走班制”。行政班制的科目教学集中在上午,走班制教学集中在下午和部分上午段。学生一人一份个性化课表。等级考科目每周课时设为4课时,合格考科目减1课时,物理、化学、生物为2课时,政治、历史为1课时;其他课程课时不变。

 

在浦东复旦附中分校,这里的教学楼,没有高一(1)班、高二(3)班等班级教室,只有数学、化学、信息等学科教室。而上课,不再是学生等着一位位老师到来,而是学生抱着书本一间间教室跑,找自己的老师。

 

早在《上海市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推出之前,2013年起,浦东复旦附中分校就已开始探索走班。“我们在走班机制上的自发探索,主要基于对现代高中如何更好发展的思考,”副校长虞晓贞说。

 

据了解,目前学校高一、高二、高三,3个年级,语数外史地生等全部科目均实行走班。其中,数学、物理、化学、英语等4门科目,各分出A、B、C三层。她强调,之所以选择这4门课,源于调查显示:学生群体在其中知识掌握情况差异较明显,对分层教学的需求更大。这里的分层教学,有两大特点,一是欢迎流动,感觉在B班吃不饱了,可以通过申请,参考平时课堂表现、考试成绩,升入A班,反之亦然;二是上下流动以学生自愿为主,考验着学生对自我学习能力、潜力的把握。

 

会否引发未来高中三大变化?

 

“通过这样的考试导向,改变课程设置的思路,这是此次高考改革传递出的重要信息,”上海中学原校长唐盛昌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业内有观点认为,对高中教学管理来说,变化才刚刚开始。

 

“高考改革带来的走班需求,核心在于,将选课权和选考权还给了学生,让教学‘以学生为本’的理念更为本质,”华师大一附中校长陆磐良说。当前,高考改革方案在全国推进,走班制的探索正在更大范围内铺开。在他看来,先行一步的上海,可能正在勾画高中未来的三大变化。

 

首先,在新的课程体系和高考模式下,教师面对学生多样化选择和个性化发展的新形势,教师的专业发展方向以及职业规划,传统教研组的构成、规模和活动形式等都将发生改变。今年起,第一轮“+3”的学业水平等级考试,对此后所有学生的走班选课走向,都将产生影响,“口碑”效应不断强化之下,学科团队、教师个体甚至都可能面临“职业尊严”的考验,并由此促进教学素养的主动提升。同时,由于校内走班选课每年的人数变化,都将是动态平衡过程,要求教师从“专注单一科目”,向“一专多能”转变,可以随时应对课程设置变化。

 

与此同时,这也可能触发“马太效应”,在一轮一轮的考试中以及口碑传播下,一所学校里传统的科目格局或许将被打破,部分成为强势学科,部分走向边缘,由此,高中的特色化办学属性更为显著。

 

更为值得一提的是,走班带来的学生需求,可能对高中的“非课”发展产生一定推动作用。所谓“非课”,主要指自修课、作业辅导课,图书馆使用等。学生选课越来越个性化,资源配置有限的排课势必产生大量“非课”时间——如何更好地利用引导,提升这些课时的教学效果,将成为进一步提升学校整体教学质量的增长点。

 

文中图片:郎樱 摄影  题图来源:网络  题图编辑:朱瓅 

 

来源地址:/a/1927248.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