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会引爆新一轮全球性危机吗?

admin 2019/9/18 0:00:14 0

土耳其货币里拉暴跌,其他一些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走势也不妙——南非兰特、巴西雷亚尔、阿根廷比索等也普遍面临贬值压力。里拉震荡波,会否引发全球性危机?

 

最糟糕情况还没来?

 

尽管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号召国民“将枕头底下的美元和黄金都换成里拉”,打响“国家战役”,但此番呼吁并未刹住里拉的跌势。继上周五暴跌18%后,里拉周一早盘重挫约10%。在土耳其央行公布汇市救市计划后,里拉才止跌回升,跌幅收窄至6.95%。

 

“对于土耳其而言,最糟糕的情况可能还没到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述评。文章认为,“里拉跌势”不止是经济问题。美土间的政治对抗、埃尔多安混乱的经济政策,以及美联储加息的影响等,使里拉受到多重打击。

 

贝伦贝格银行经济学家赫斯表示,虽然土耳其央行周一宣布了几项边际措施,但好比“用花园软管浇灭森林大火”。要恢复市场信心,土耳其起码需要大幅提高10个百分点的利率。“我不认为市场会改变想法,”赫斯说,“压力将会持续,直到埃尔多安出现180度大转弯。”

 

恐慌情绪也向其他新兴市场货币蔓延——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盘中一度闪崩,跌幅超过5%,触及2016年6月以来的低位;墨西哥比索汇率也大幅下跌,兑美元汇率盘中一度下跌超过2%。此外,印尼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等其他新兴市场货币也承压下挫。目前,一些政府的央行正在干预外汇市场和债券市场,试图给汇率提振注入强心剂。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里拉暴跌称不上危机,从2008年至今该货币汇率一直在震荡,今年四五月也曾出现大跌。这已成为土耳其的老问题:高赤字、高通胀、高外债,再加上土耳其经济结构失衡,缺乏重工业和基础工业,仅靠旅游业和农业支撑经济。此外,国家长期处在地缘政治风口浪尖,导致汇率波动的惯性。但土耳其韧性很强,过去几年都挺过难关未爆发系统性危机,此次也不至于到崩盘的地步。

 

短期套利资本惹的祸

 

至于里拉下挫对于新兴市场国家的传导效应,谭雅玲认为有几个观察窗口。先看美国:美元的升值并不明显,美元指数在94徘徊很久,站上96大关也才2天时间。再看发达国家:欧元、英镑、加元、澳元都在贬值,但其货币贬值幅度小于新兴经济体。最后看发展中国家: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比索构成了今年“贬值潮”的第一波,第二波是印尼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第三波是南非兰特、俄罗斯卢布,以及里拉重又进入这一序列。

 

以上三点显示出,第一,对冲基金和货币基金在不断转场,从中套利。由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动用关税施压手段对全球贸易发起冲击,资金如果进入贸易领域会产生不确定性,因此短期的货币基金市场就成为“香饽饽”。相比发达国家,新兴国家经济基础不牢固、经济结构失衡、金融市场不健全,尤其容易成为对冲基金的目标。

 

第二,正是由于新兴市场国家在经济实力、经济基础上同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前者的资金吸引力和资金流入可能性相对较小,货币贬值幅度也更多。“货币贬值原本对经济是有利的,意味着产品出口会增加,进而提升竞争力和利润回报率。但为什么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在很多人嘴里变成了一件坏事,变成了衡量经济的宏观性指标?一是因为有人恶意炒作,二是新兴国家的经济基础要素不足,无法将货币贬值转化为出口优势。”谭雅玲说。

 

第三,不是所有资金都在回流美国,一些短期对冲套利和避险资本投入了美元资产。也就是说,短期资本市场的变数引起资本结构发生变化,而不是看重美国经济质量做出的调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土耳其并非触发新兴国家货币汇率走低的源头,也不会引发新一轮全球性经济危机。“在里拉之前,阿根廷等新兴国家的货币下挫早就开始了。此次里拉下跌,是美元升值、美联储收紧资产负债表、美国打响贸易战并推行强权政治掀起的全球货币资本调整中的一环。”

 

陈凤英认为,里拉下跌会有溢出效应,那些资本项目逆差大、财政赤字多、短期债务多,以及对国外资本依附性较强的国家容易受到殃及。比如印度卢比的贬值,就是该国债务高企引发的。但鉴于亚洲的外汇储备有一定积累,有了较为结实的“挡风墙”,应该不会重蹈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覆辙。俄罗斯由于油价回升,也具备一定的抵抗力。中国化解系统性风险的方法更多,也早就做好了“攻坚战”准备。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驻墨尔本的全球市场策略师克雷格表示,里拉下跌的驱动因素对土耳其是特定的。它不应该在较长期内破坏其他新兴市场积极的基本面。高盛集团的溢出指数也显示,土耳其危机的蔓延可能是有限的。该机构在8月10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除了俄罗斯卢布,发展中国家货币近期整体走势比该指标预测的波动幅度要小。

 

但也有分析师认为,土耳其的危机处理方式可能使全球投资者感到恐慌,他们可能担心面临类似问题的其他新兴市场会采取和土耳其一样的措施,这可能进一步催化新兴市场危机。如果投资者因此争相削减对新兴市场的投资,这种新兴市场之间的不利联动可能会产生放大效应。

 

难以掀起新经济危机 

 

谭雅玲认为,对于里拉汇率风险会否引发新一轮经济危机,不必过于担忧。当前世界经济处在较好的增长周期中,保持4%左右的水平。全球经济的恢复同全球贸易恢复有特别大的关系。此时美国刻意触发贸易争端,破坏全球贸易的良好大局,目的是削弱其他国家竞争力,确保美元霸权优势。

 

“即便美国说要进行贸易制裁或提高关税,但第一,加不加税结果尚未确定,特朗普的主张在国内受到很多抵制。第二,各国仍旧具备实力承受贸易争端带来的风险。根据6月份多边机构的报告,对主要国家的经济预测调门未变。”谭雅玲说。

 

由上,可得出两个结论——首先,此轮全球复苏是由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所引领的。新兴国家货币处在调整期、磨难期,其汇率出现问题完全是正常现象。其次,新兴国家乃至全球受到的“汇率震荡波”很难缓和并停止。由于美联储加息周期的存在,利差和汇差的差异仍在放大,风险指数在加大而非缩小。处于恢复期的发达国家和处于调整期的发展中国家,二者经济周期发生错位,必然加大资金流动,短期流动性和转场交易会特别明显。再加上特朗普的经济施压措施,也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一定的变数。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来源地址:/a/2010165.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