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最美养老护理员①|有人说年轻人做这个事“亏大了”,“90后”女孩一干就是5年

admin 吕众网jyi3 2019/10/10 0:07:14 0

 

近日,由市民政局等评选的上海首批50名“最美养老护理员”名单公布,平均年龄42岁,最年轻的仅23岁。他们平均岗位工作年限为11年,最短的5年,最长的29年。

 

养老护理员,是个平凡的岗位,但不可或缺。上海是目前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至2020年,上海常住老年人口总数将超过570万人。上海现有养老护理人员约4.3万人,其中社区居家养老护理员约2.6万余人,养老机构护理员约1.6万余人。培养一支与需求相适应的养老护理人员队伍迫在眉睫。

 

在今年敬老日前夕,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深入沪上福利院、养老院等机构,采访了三位“最美养老护理员”。他们中,有提供服务成行业“金标准”的,有被老人夸奖“比儿子还亲”的,还有坚守养老事业的90后护理员。他们从事的是一份“爱的事业”,付出“爱的温度”。

 


 

“郭先生,你来了!”88岁的陈奶奶看见郭静,露出慈爱又舒展的笑容。此时的郭静脸颊有些绯红,搀着老人的手臂,应一声:“谢谢侬,陈奶奶。”

 

陈奶奶退休前是一名人民教师,对她尊敬的人都会尊称一声“先生”。被老人尊称为“先生”的郭静,今年才23岁,却已经是杨浦区社会福利院的一名“老护理员”了,她在这个岗位上工作5年。

 

郭静带着陈奶奶在杨浦区社会福利院的健身角锻炼身体。     彭薇 摄

 

“你这么年轻,怎么愿意做这个事情?”在许多人眼中,年轻人做养老护理员“亏大了”。郭静常微笑着回应:“我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看见老人都很亲切。”她说,自己讲不出大道理,但她懂得,对待老人要有爱心和耐心,“我们也会变老,当我们老了,也希望被人疼被人爱。”也是这份善意,让郭静用心地投入在这份不起眼的工作中。

 

许多伙伴离开,她留下来了

 

深秋时节,秋意正浓。杨浦区社会福利院里,出来走动的老人少了许多,仍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户外的躺椅上,晒晒太阳。

 

前不久,郭静晋升到福利院的管理岗位,分配在失能重症老人区域,对护理员进行培训。无论是常见病护理,还是噎食等突发情况护理,郭静动作麻利而娴熟。

 

5年前,郭静毕业于江西省民政学校老年护理专业,分配到杨浦区社会福利院实习。怎么帮助老人清洁口腔、修剪指甲、洗头洗澡更衣,如何给吞咽困难的老人进食……在照顾老人这门学问上,她一点一滴,“从头到脚”学起。

 

不曾想,因为她的稚嫩模样,老人家属有几次“发难”,这让郭静心里很不好受。一次,一位有些高大的奶奶入院,老人行动不便,需要有人搀扶,抱上抱下。当家属看见学生模样的她时,当即和院方提出,“她太年轻了,怎么能照顾好老人,我们要换人。”

 

那一晚回到宿舍,刚毕业的郭静哭了。“那年才18年,感觉自己的一片好心被嫌弃了。”但她认为,自己所从事的是一份很有意义的工作,“我要更加勤奋,学好技能,这样才能更好地照顾老人。”

 

“干这份工作,太苦太累了。”实习结束后,和她一起来上海的同学大多选择放弃这份职业。看着小伙伴们纷纷离开,郭静暗暗给自己打气:不管做任何工作,只要脚踏实地,那就离成功不远了。

 

“老人就是孩子,对他们多一些耐心”

 

经过几年努力,郭静获得了护理岗位的国家职业资格高级证书。工作年限长了,她护理过出现各种各样情况的老人。

 

一些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病,他们常会问:“现在几点了?”“你叫什么名字?”郭静一遍遍回答后,过几分钟,老人转眼又忘了,重新再问一遍。

 

“你不能对老人发急,因为反复提问不是他们能控制的。”对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当他们反复提问时,郭静总是转移注意力:“我们一会到操场上转转好吗?”“中午有您喜欢吃的红烧大排。”此时,老人乐呵呵地笑了。

 

郭静对待老人总是耐心又细致。     彭薇    摄

 

有一位张奶奶,直接由救护车送入福利院房间,当时老人处于昏迷状态,身上携带着鼻饲管和导尿管。“老人情况不好,家里人急得没办法。”两个月里,郭静每天给张奶奶擦洗,在耳边呼唤她,有时就坐在老人身边,拉着她的手,对她说说话。由于护理得当,张奶奶慢慢恢复了意识,现在还能坐着看电视,郭静常把频道调成老人爱看的戏曲、嘎三胡节目。老人虽然口齿仍不清楚,但能简单交流了。

 

“这都是你的功劳,没有你们的付出,老人家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每次张奶奶的家属来看老人,都要对着郭静说无数次感谢。

 

照顾老人时,郭静也受过委屈。“老人就是孩子,不要和他们嚼理,要多一些耐心。”

 

王奶奶患有阿尔茨海默病,她常常忘记东西放在哪里。王奶奶有个爱好,喜欢把钱东放放、西藏藏。有一天,她说放在柜子里的钱不见了,情绪非常激动。郭静正在打扫房间,正想安抚老人时,王奶奶不由分说,指着郭静说:“是你偷了我的钱。”郭静委屈地直掉眼泪。

 

老人不让任何人翻动她的东西,院方只好让老人家属来一趟。没过多久,家属在房间的其他地方找到了王奶奶的钱。家属连忙对郭静赔不是,她心里一块大石头这才落下了。没过几天,王奶奶又一如既往和她聊天、讲笑话。“患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智力往往和幼儿园的孩子一样,这不怪老人。”

 

“我看到更多的是社会和人情的美好”

 

在福利院,很多老人的子女在外地甚至国外工作,无法照顾老人。“老人们和家人有时几年才能见一面。”郭静说,在福利院有200多个护理员,30岁以下的年轻人也有一二十个。老人们看见年轻人也会格外亲切,他们经常说,就像看见自己的孙辈一样。郭静说,老人也像长辈一样关爱年轻人,也成为他们工作的动力。

 

一位退休干部朱爷爷,从郭静实习时就在福利院住着。朱爷爷常问郭静:“你在这里习惯吗”“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找我聊聊。”老人经常和郭静说他年轻时的故事:“年轻人,不要怕吃苦,先苦后甜生活更幸福。”他鼓励郭静多看书,多学习。更让她感动的是,朱爷爷对她说,“我们从来没有把你们当成护理员,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孙女和亲人。”

 

“在这个岗位上能坚持下来的,其实就不怕苦不怕累。老人的这份理解,让所有的艰辛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从小带大郭静的爷爷前些年去世了,每年她都要回老家,看看奶奶和父母。“我的老家在井冈山脚下,风景很秀美。”郭静每次也会和老人介绍她的老家和亲人,当她每年回家看望亲人时,福利院的老人们总是拉着她的手说:“代我们问候你的奶奶和父母。”老人们还会和她说:“孩子,你什么时候回上海,我们会想你的。”

 

每到这时,郭静心里就甜滋滋的。“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她说,为老服务是一个特殊的服务行业,投入爱心、责任心和感情,“我看到更多的是社会和人情的美好。”

来源地址:/a/2266328.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