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垃圾企图登陆世界最忙港口,上海实力证明“没门”!

admin 夜来香社区 2019/10/10 3:40:12 0

大快人心!官微“海关发布”5月21日晚一条“你猜”的微博,引发了对于22日海关总署近年来所开展的最大规模“洋垃圾”走私集中行动的举国关注。而这轮行动中,在世界最忙港口上海,上海海关共出动关警员200余人次,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其中有掮客在酣睡中落网,也有企图逃往泰国的揽货人在上机场摆渡车时被捕。

 

上海此次集中收网,从5月18日持续至5月22日,行动中大部分的缉私关警员,5天内只睡了12个小时。这么“拼”的背后,是对斩断“洋垃圾”黑色利益链的巨大决心与担当。

 

英国一家媒体报道曾这样描述:从中国到英国的集装箱货船通常载满各种生活消费品,但许多船只在返航时则装满了英国的废旧物品和回收垃圾。然而这种洋洋得意将不在继续。去年7月起,中国决定不再进口多种“洋垃圾”;今年3月,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对美方要求中方立即停止实施相关措施坚决表态——望美自己的垃圾自己消化!

 

在这场霸气回击中,年进出口货物总量占全国28.5%的上海口岸,有着怎样的新作为和新突破呢?

 

上海海关缉私警察在涉案企业位于嘉定区的仓库搜查,发现了大量废塑料经熔融后形成的大块料。这些大块料的前身是未清洗或简单清洗的各种塑料板、塑料膜,这些垃圾上附着大量有害物质和细菌病毒。这样的大块料将继续被切割成再生塑料粒子。(上海海关 供图)


 

持证的人不开工,生产的人无证且原料奇缺

 

“我借证给中介压根不收钱,就为保住额度”。上海恒佑塑胶制品公司金姓负责人那无辜的表情,让当了14年缉私警察的陈培勇印象深刻。

 

年初,上海吴淞海关缉私分局缉私警察陈培勇在恒佑塑胶位于嘉定工业区的厂房内,见到了如此情形——一楼仓库区空无一物,二楼车间多数机器停工。这是一家持有固废进口许可证的企业,可合法进口并加工固废。然而负责人金某掰掰手指头,若严格执行环保部门对于设备、工人劳动保护措施以及“三废”处理要求,每生产1吨医用棉制品,成本为500元。但在浙江部分无环保资质的小作坊内,生产同样1吨医用棉,成本不足100元。

 

“你让我怎么跟人家竞争?”千算万算,金某决定停工。

 

可是每年进口固废的额度不能停。这额度,经层层严格审批,得来实在不易,而且今年完不成,明年即下调。它是多少人眼中的“香饽饽”,岂能轻易放弃?

 

正当金某一筹莫展之际,中介许某前来献计,“你这进口固废许可证,不如借给我,额度不就保住了?”金某听闻如此“好事”,求之不得,立马免费出借。未料,却搭上“洋垃圾”走私。

 

上海海关凭借大数据分析,很快发现了恒佑公司的反常。

 

陈培勇告诉记者,就常理而言,专门从国外合法进口固废并进行加工的企业,其进口相对稳定,其境外客户也会相对固定,“然而恒佑公司却出现了进口起运地频繁交叉且货物规格差异较大的情况,我们认为其有出借许可证的可能”。

 

为此,上海海关决定直接上门调查。现场发现,恒佑公司开工严重不足、机器蒙灰,其相关加工登记记录亦欠缺。一些思维“缜密”的出借许可证的企业,多少会做点假记录,然而这家连做假都懒得做。

 

顺藤摸瓜,上海海关缉私局锁定了问金某借许可证的中介许某,并在铁路公安协助下,在从上海前往浙江苍南的动车上将许某抓获,其同伙叶某、缪某也先后到案。此后,一条国内外勾结、从供货到终端销售的“洋垃圾”黑色全产业链,逐渐清晰起来——

 

“洋垃圾”中介许某想方设法,拿到了包括上海恒佑在内的数家正规企业的固废进口许可证,同时携手叶某、缪某,找到了买货的下家。随后,许某等不仅多次赴印尼、柬埔寨等国实地查看废棉货源,而且将物流环节设计得十分隐蔽。譬如,由之前自上海口岸进口后直接发往浙江实际加工地,改为先运到恒佑等正规持证企业,再分批运往实际加工地。

 

陈培勇等缉私警察一路跟踪,最终追查到苍南兄达纺织等两家加工企业。在兄达,他们看到工人们在车间开足马力赶工。缉私警察又跟着给兄达公司送料的货车,在一处居民区发现了兄达公司的一个加工点——狭小昏暗的简易棚内,杂乱堆放着废旧衣物和纺织下脚料,工人们在弥漫着酸腐味且棉絮飞扬的环境中,仅戴着一层薄布口罩,不断往破旧简陋的设备里填塞原料。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加工点旁还在办婚礼,加工点似乎毫无藏匿意识,明目张胆地赶工。

 

据了解,苍南是废棉交易及加工产业的集聚地,当地人反映,当地最缺的就是废布料,黑作坊回收国内外服装、窗帘生产企业用剩下的边角料,分解成棉絮,再织成棉纱,经层层加工后,最终成品就是医用棉之类的再生类纺织品。兄达公司称,这些再生类纺织品最终是出口的,甚至“连美领馆的人都来考察过”。而之所以大量从印尼、越南、菲律宾等国进口废布,在于东南亚地区有着大量服装代工厂。

 

由于市场需求巨大,而逃避监管的黑作坊的生产成本极低,因此苍南只为原料发愁,“只要有料,我们就能赚钱”。

 

22日凌晨6时,上海海关关警员在外高桥港区查扣废塑料,这批“洋垃圾”中,有申报为PP再生塑料粒子,实为吨袋装塑料粉碎料。(李晔 摄)


 

世界最忙港口却有一双火眼金睛

 

数据显示,企图登陆上海口岸的“洋垃圾”主要以废布、废金属、废纸和废塑料为主。由于环保要求,上海本地废品利用加工企业对固废的需求量并不大,但大量“洋垃圾”从上海口岸中转,实际销售地包括拥有不少废品回收市场的江西省、化纤生产基地江苏江阴,以及纺织之都温州等地。

 

譬如恒佑一案,加工地在苍南,走私分子却不走更近的宁波口岸,上海海关缉私局侦查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洋垃圾”之所以舍近求远,原因之一,在于上海口岸连接境内外,海陆空交通十分便利,航次密集,境内运输亦发达;原因之二,在于上海口岸年集装箱吞吐量连续8年全球第一,且正大力压缩通关时效,开箱查验比例相对较低。

 

但这如意算盘打错了。上海拥有世界最忙港口的同时,也拥有高端的稽查手段、大数据研判和高效的行动力。去年,上海海关缉私局共立案侦办“洋垃圾”走私犯罪案件12起,查证包括废塑料、铜泥、含锡矿渣、对苯二甲酸等在内的各类固废1.39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1倍和271.1倍!

 

上海海关缉私局政委张军强介绍,去年7月,国办印发《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根据该方案,国家环保部已调整进口固废管理目录,明确禁止进口生活来源废塑料、未经分拣的废纸以及纺织废料、钒渣等24类固废,环保部门同时收紧了进口可利用固废许可证的审批管理。一系列高压打击之下,原本占上海“洋垃圾”走私案中近九成的“倒证”走私进口限制类固废案出现断崖式下跌。

 

然而按下葫芦浮起瓢,走私分子绝不会轻易消停。上海海关数据监控发现,上海口岸可持证进口的废塑料,今年前2月进口量持续为零。与此同时,再生塑料粒、次级塑料板材的进口量呈爆发式增长。这些“洋垃圾”的特征是,进口无需提交许可证。“这一反常现象引起我们高度怀疑,走私分子极有可能从传统的倒卖许可证向伪报品名转变”,张军强说。

 

分析海运订舱数据等之后,缉私局将疑点指向上海某贸易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并发现了关键人物王某。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王某,已在泰国开厂,他从日韩进货废塑料,运至泰国工厂,经简单加工,以使部分“洋垃圾”在视觉上接近我国允许进口的品名。上海外高桥港区海关缉私分局副局长胡文倩介绍,“譬如,走私分子申报的是我国限制进境的PP再生塑料粒子,实际货物为我国禁止进境的塑料粉碎料。但肉眼所观,两者在大小、规格、颜色上非常接近,需要专门检验检疫测定其相关含量和性状改变,才能定性其是否为禁止进境‘洋垃圾’”。

 

事实上,“洋垃圾”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我们生活中各种塑料盆、收纳箱,乃至矿泉水瓶,许多是由可再生的废塑料制成。废塑料经清洗、粉碎、熔融后,再切割为粒装,可基本回归其原本属性。然而,若未在环保部门监管下进行生产,其生产过程中对空气、土壤、水质的污染极大。上海口岸的废塑料大量来自日韩,在于日韩的家电制造业发达,这类产品无论产品本身还是外包装都大量使用塑料,故而边角料也多。因此,日韩是海关重点布控的废塑料出口国。不过,走私分子的狡猾在于,他们从日韩揽货,却绕道泰国后再进境中国,这不仅可以躲开重点敏感布控,还可先在泰国工厂经简单初加工,使“洋垃圾”在视觉上得以蒙混过关。

 

好在上海海关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犯罪嫌疑人王某早在海关锁定中。今年4月,王某已有20多个集装箱遭查扣,他自感形势不妙,打算去泰国避风头。5月19日凌晨,在浦东国际机场,王某在走向机场摆渡车时被抓。在缉私局此轮行动中相继到案的还有同样企图前往泰国的掮客周某。周某原本计划去泰国考察,旨在效仿王某,也在泰国设立中转和初加工场地。

 

据多名嫌疑人供认,进口废塑料产业链利润可观。以从日韩进口废塑料为例,要经历揽货人环节、进境委托“包税”通关环节,以及国内货主再转卖给终端加工工厂等环节。从日韩进口废塑料,每吨价格在2500元左右。犯罪嫌疑人王某负责揽货;随后,王某委托朱某负责通关环节。朱某以“包税”方式,对每个集装箱收取每吨1600元左右的“一口价”并负责通关,以一个装有20吨货的标箱为例,一个标箱就是3.2万元,扣除实际缴税和运输等成本后,朱某每个标箱非法获利在7000元左右;最后,既是揽货人又是收货人的王某再每吨加价500元左右,转手卖给加工厂,一个标箱销售牟利达10000元左右。

 

监控显示,去年10月份以来,海外揽货人王某和中间掮客周某,用上海某贸易公司等多家公司名义,涉嫌以伪报名品方式走私进口废塑料2.8万吨,以此推算,他们的获利惊人。

 

5月22日凌晨6时,上海海关关警员在外高桥港区查扣废塑料,这批“洋垃圾”中,有申报为聚丙烯次级片材,实为不规则片状塑料板材。(李晔 摄)

来源地址:/a/2267063.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