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公园血案”背后有IS影子吗

admin 兽兽 种子 2019/10/10 3:41:16 0

巴基斯坦遭遇“黑色星期日”。27日晚,巴基斯坦旁遮普省首府拉合尔的一个公园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已致70多人身亡,另有300多人受伤。伤亡者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目前无中国人伤亡消息。巴基斯坦塔利班一分支机构已承认发动袭击。


    

与布鲁塞尔恐袭联动?


    
   
就在上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发生连环恐怖袭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宣称负责。两起袭击相距不到一周时间,巴塔早先也传出向IS示好,公园血案与布鲁塞尔恐袭是否有联动关系?背后也有IS的影子吗?

 

反恐问题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向上海观察表示,从目前迹象看,布鲁塞尔恐袭与这次巴基斯坦恐袭并无直接呼应关系。从巴塔制造的一系列袭击事件来看,通过恐袭方式打击政府、制造社会恐慌是其一贯手段。而且,巴塔的目标是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宗教化因素在巴塔的袭击中也占据很大成分。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巴塔分支在宣称负责时,也表示这次袭击目标是基督教徒。

 

南亚问题专家、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中心主任赵干城也持相同观点。他对上海观察说,近年来,巴基斯坦政府对巴塔聚集的西北边境及山区加大清剿力度,这导致巴塔的报复力度在加强。在这起拉合尔公园血案之前,巴塔在1月份曾袭击西北部一所大学,造成至少21人死亡。而这次公园袭击在地点选择上从以往的西北边缘地区向权力财富集聚地转移。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事发地拉合尔是巴基斯坦最大和最富有的省份旁遮普省的首府,而旁遮普省也是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的权力基地。在谢里夫的权力“大本营”发动袭击,剑指谢里夫政府的挑衅意味十分强烈。

 

不过,李伟表示,表面看来巴塔是在报复政府的清剿行动,但其背后有深层的政治意图,就是借助恐怖袭击迫使政府从世俗化向宗教化转向,建立其心目中的政教合一国家。

 


巴塔与IS有染吗?


    
    
至于巴塔与IS的关系,从目前获得的信息看似乎有点扑朔迷离。

 

早在2014年,一些原从属于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小型武装团体宣布效忠IS及其头目巴格达迪,还打算向叙利亚和伊拉克派兵增援。但是,2015年,巴塔又向阿富汗塔利班头目奥马尔表示效忠。

 

与此同时,IS也积极谋求向南亚扩张势力,把手伸向巴基斯坦。一些“伊斯兰国”成员已经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白沙瓦街头散播宣传册。

 

李伟认为,尽管巴塔曾表示效忠IS,也不排除其部分武装人员受IS影响,但是,作为一个极端武装势力的整体,暂无迹象显示巴塔与“伊斯兰国”已正式联手或结盟。

 

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也表示,尚无证据证明IS势力已经出现在巴基斯坦境内。IS迄今也没有正式接受巴塔部分武装的效忠,也没有宣称制造巴国内的相关袭击事件。


    

为何陷入死循环?


    
    
巴基斯坦塔利班一直是巴基斯坦政府心头之“痛”,巴基斯坦政府也是巴塔头号攻击目标。双方长年来刀剑相向,互不相让。自谢里夫总理2013年上台后,曾试图通过和谈来换安全。2014年上半年,在巴政府与塔利班和谈期间,暴恐活动确实有所退潮,甚至双方还实现短期停火。但是,好景不长,谈判逐渐陷入僵局,直至当年6月发生卡拉奇机场袭击事件让和谈彻底破裂。同月,政府对巴塔发起代号为“利剑行动”的全面清剿。

 

然而,在巴塔这一边,它的恐怖火焰并未就此熄灭,报复与反扑仍在蓄势待发。2014年年底,巴塔制造了巴基斯坦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一起恐袭——巴西北部白沙瓦一所军人子弟学校遭袭,造成150人死亡,死者绝大多数为学生。

 

事后,谢里夫政府以对恐怖分子“零容忍”的强硬姿态出台了一系列反恐组合拳:加大军事打击、恢复暂停了6年的死刑、成立特别军事法庭加速审理涉恐案件、全国范围内禁止成立民间武装组织。但是,去年9月18日,就在巴军方夸耀持续15个月的“利剑行动”取得成功之际,巴塔又一次显示它的存在和能量——突袭巴基斯坦白沙瓦伯德埃波空军基地,导致26名军人和至少4名平民丧生。

 

为什么巴基斯坦的安全局势总是陷入“恐袭——清剿——再恐袭——再清剿”的死循环?

 

“由于国内国外因素交织,巴基斯坦安全局势非常复杂,反恐形势也不容乐观。”赵干城说。一方面,巴国内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以及政治极端势力短期内很难根除。巴基斯坦政府又支持美国反恐,而巴塔强烈反美,如果政府把军事行动定性为反恐,那么巴安全部队就是在为美国而战,这会激起巴塔更猛烈的报复。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塔利班既与阿富汗塔利班有合作关系,又与“基地”颇多瓜葛。“基地”可能为巴塔提供资金、武器援助,甚至企图夺取巴塔内部的控制权。因此,巴基斯坦政府在安保维稳中被多重阻力缚住手脚。

 

李伟指出,巴塔的松散结构和内部分化增加了政府打击和谈判的难度。和阿富汗塔利班有一个领导机构不同,巴塔是零散的组织,没有统一领导,分散在巴基斯坦的边境、山区、乡村,有南瓦、北瓦、斯瓦特山谷等多股势力,其中夹杂部落武装,所以很难彻底击溃。而且巴塔内部也存在严重的权力斗争和派系冲突,以和政府谈判为例,有的是“主和派”,希望与政府进行谈判,但有的是“主战派”,不赞成和谈,要对抗到底,因此,和谈也很难推进。
    
题图来源:新华网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来源地址:/a/2267068.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