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四新”经济,政府先换脑

admin 阿里安全 2019/10/10 3:45:07 0

上海的阵痛

 

无论是全球经济还是全国和上海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都遵循一定的历史脉络。我国经过快速发展期后,进入到调整转型期,上海已进入“最不典型发展,最典型转型”阶段。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靠资源开发、土地扩张、投资增加、规模扩大带动发展的阶段已经过去。上海推动结构调整历经三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进行纺织压锭、钢铁减 产,百万居民大动迁;90年代,上海提出发展六大支柱产业、建设六大产业基地;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家提出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上海进入创新性调整和转 型发展的新阶段。

 

中国已是制造大国,但离制造强国还有一定距离,经济发展中出现低端产业、高能耗产业的过剩,甚至某些战略新兴产业领域也出现产能过剩现象。有的企业家也有这样的感受:单一项目很好,但建了以后发现重复很多、产能过剩。所以,虽然整个经济规模保持增长,但数量型增长在转型中出现了阵痛,上海可谓首当其冲。

 

在此背景下,我们考虑不能把任何产业仅按照“新和旧”来划分。反观西方发达国家走过的路,全球的知名品牌,都是靠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新经济走出了新路。所谓的奢侈品大部分是纺织、时尚、日用品等,恰恰是我们传统意义上认为的传统产业做成了高精尖产业。

 

所以,上海既要坚持对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要结合本地实际,率先走出一条生产要素和资源能源高效利用的发展道路。我们给市委、市政府提出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的建议,得到主要领导的认可,也受到习总书记的肯定。

 

韩正书记表示,要牢牢把握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要更加敬畏市场,在压和减上下功夫,在新和增上下功夫,在区域聚焦上下功夫,以布局优化推动结构调整。杨雄市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四新”推进工作机制提出了明确要求。

 

广义的互联网连接只完成1%

 

但“四新”是一个全球化概念,是动态递进、与时俱进的;同时,“四新”会因地而宜、因企而宜,“四新”概念没有边界,需要用创新的思维去思考。

 

今天的“四新”,是在“再工业化”、工业4.0以及新一轮信息化发展的大背景下提出的。目前互联网的概念和思维方式非常普及,广义的互联网包括物联网,现在 人和人的连接解决得越来越好,接下来就是解决人和物以及物和物的连接。从理论上来说,人和人、人和物、物和物的连接只完成了1%,还有99%没有完成,这既是技术层面的,更是产业组织、业态和模式层面的,涉及到整个经济体系的调整。

 

回顾人类历史发展,始终离不开各类要素资源的支撑,当第一颗种子种到土里,出现了农业的分工和产业;发明蒸汽机后,现代工业就有了动力支撑;新一轮产业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的叠加,促进了新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力革命。

 

当今还有很多人按照老的概念和思维方式,将制造业和服务业对立起来,很多人认为上海转型就是将工业调下去、信息化和现代服务业调上来。实际上,经济活动由制造和服务两部分构成,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现实经济中,一元钱的产品带来六元钱的服务,如果没有产品就没有由此带来的服务;同时,生产资料消费的市场规模是日用品消费市场规模的六倍。

 

上海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应从消费品的互联网向服务互联网转型,包括社会服务、专业化服务及面向制造的生产性服务等领域。如上海内容产业在全国规模最大但不是最强,原因是缺乏龙头企业;上海的互联网视听产业大有希望,这个领域要牢牢抓住。

 

我们决不能再以资源的消耗为基础推动经济发展,而应该用互联网的项链,把相关的要素和资源串联起来,用创意设计元素、营销和金融服务能力,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以及参与国际竞争,发挥上海产业的创新引领作用。

 

打破政府主导模式,让市场“说了算”

 

对发展“四新”来说,首先是政府部门要“换脑筋”。

 

比如,当前推进企业技术改造,仅从工业项目、从投资规模等方面进行认定,让企业围绕政府指挥棒去做;结果就是企业提高了市场的供给能力,包括装备水平、制造 水平等。但当前经济的发展不再由这些能力决定,而是由市场和需求决定,有了生产能力却没有定单,也不会产生实际的市场效应。同时,不少领域一方面需求无法 满足,一方面出现产能过剩,但没有找到转型升级的路径。

 

“四新”就是要打破原有政府主导的模式,主要看企业的核心团队、核心技术、核心市场和核心业务模式,更多要依靠基金、风投以及金融服务,组合成产业投融资体系。比如,美国拿出无线频谱资源专门用于机器与机器的连接(M2M),提高生产制造的自动化水平和服务效率,这种变化是人类生产模式的一种根本性变化。

 

按照原来的生产和分工方式,制造业是线性的规模扩大过程,不断地投入产出,从自然界索取资源和能源,不断地创造GDP和更多产品,不断制造各种垃圾。现在, 我们提出经济发展的6R原理,即再设计(Redesign)、再利用(Reuse)、减量化(Reduce)、再循环(Recycle)、再制造 (Remanufacture)和再消费(Reconsumption),按照绿色经济和资源循环利用的思维方式去推动经济发展。

 

日本有人提出一种新理念:制造业约等于服务业。什么叫工厂?什么叫制造企业?在过去的工业经济时代,企业是为消费者提供产品的;现在,企业不是为消费者提供 产品,而是提供产品使用和服务功能的。产品可以循环再制造,但永远是企业的;消费者是企业的上帝,加入企业的消费团队后,就是企业的客户。

 

比如汽车制造业,不是简单的“不好了再召回”,将来买的是汽车的使用功能,在使用周期内,有问题就更换,进行再制造。再制造对于再设计提出了很多要求。

 

所以,在推进智慧生产、智能制造以及绿色产业的同时,实际上出现了制造业、服务业和信息化融合发展的趋势。在此条件下,上海产业经济的发展目标就是五个“化”:高端化、国际化、市场化、智能化和集约化,集约化包含着生态和绿色要求。

 

我们提出要坚持“四全”(即全生产要素、全生命周期、全产业链、全所有制)的发展理念——

 

首先,“四新”的发展要放到国际、国内大环境和整体行业中去判断,对劳动、知识、资源、能源、土地、资金等全生产要素进行统筹考虑谋划。

 

其次,从行业、企业的培育、壮大、成长,转型、调整到消亡,要做一个全生命周期的安排和管理。

 

再次,目前行业和企业的发展从产业链角度来审视很不平衡,企业报项目根据规定的方向来报,“把市长的作用代替了市场的作用”。

 

最后,要发挥各类所有制企业的作用,比如发挥好在上海的1600多家央企的作用;地方国企经营收益可探索进入专项资金,投到“四新”以后返还股权。因此,产 业投融资不仅是我们掌握的专项资金,而应该把所有可用的资金调动起来,找到“四新”发展重点领域进行投资,有的要合作,有的要引进,其中也包括外资、民企 等。

 

企业与政府如何联手

 

“四新”发展,企业与政府怎么对接?一个行业怎么做大?一个企业怎么做大?要(对过去的模式)进行反思,真正围绕着产业链和产业生态系统来发展。

 

一个企业要持续性发展,必须找到创新的方式,过去的行业企业都是垂直进行分工,比如汽车;上世纪90年代,美国已经调整了发展方式,今天世界五百强企业中, 像德尔福这样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当年是美国通用的汽车事业部,就是从零部件创新开始,相关企业合作,使零部件可以为所有车企系统所用,而以产品垂直分工的企业逐步退出。因此,在产业组织全球化背景下,产业发展必须进行资产重组、合作合资。

 

在“四新”工作推进中,我们提出“四位一体”的理念,就是“创新基地+产业基金+创新联盟+实训基地”。找到30多个领域细分的“抓手型行业”,要建设一批创新型的“四新”产业基地。同时,要设立对口的专项基金,鼓励建立创新的企业联盟,然后配备人才实训基地。

 

政府跟企业怎么联手?首先要澄清一个错误概念,就是很多人认为上海没有土地了。实际上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但土地可以再开发、再利用。上海的建设用地要进行总量控制,新增用地要减少,但存量用地可以调整、转型与提升。全市存量工业用地约1000平方公里,其中三分之一的国家级和市级园区投入产出比较高,每平方公里80到100亿元;有三分之一的园区投入产出比处于中端水平,还有一批以乡镇园区为主的产业用地,要把这些指标平移到规划的核心园区内加以放大利用。

 

同时,依托“减和压”、“新和增”等,推动198区块回归生态,做成郊野公园,实现“绿文”“绿旅”“绿老”结合。要解决宏观上的这些调整,比以前更有难度。

 

目前的约束条件, 一是控制土地总量和增量、调整存量;二是控制外来、低端就业人口;三是能耗总量以及单位能耗标准向国际先进水平靠拢;四是地方政府债务总量控制。对我们来说,不论是外环生态经济圈还是整个乡镇园区的转型改造,一定要进行规划调整。首先土地的二次利用要回购、要循环,引导金融行业发展产业金融,从单一服务企 业的金融转向服务产业的金融。要聚焦某一特色行业,引进人才,推动产业基金跟“四新”基地对接,让政府的各类资本和投资起到种子基金的作用,与银行等各类 资金结合。

 

要聚焦产业经济“六要素”发展“四新”,即指规划定位、市场主体、载体建设、重点项目、产业投融资、政策与服务环境。

 

一要坚持规划引领和正确的定位导向,明确发展的趋势和规律,基础条件和目标,以及路径办法和抓手。

 

第二要明确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吸引龙头企业、创新型企业形成扎堆效应。

 

第三要把所有园区进行细分,建设集约型创新基地,每一个基地是独立的细胞,产业链是完整的。就如原来家里穷的时候有大立柜,放十床八床被子,现在条件好了, 空调被两三条就足够,大立柜就改造成现在的更衣室,做成好多抽屉。园区基地化也是根据行业发展实际,做成一个个“抽屉”,要以全新的办法,对原有空间载体 转型提升,而且要跟城市发展相融合。

 

第四,虽然“四新”概念是虚的,但要实际推进,也要落实到具体的项目建设。

 

第五,要推动投融资机制创新,增强产业发展活力。

 

最后,政府部门要回归到营造好的政策和服务环境,不是所有的产业发展都是靠“这个目录那个目录、这个准入那个审批”,这对我们的工作提出全新的要求。

 

集新以远,汇精求盛。路在脚下,我们所做的“四新”工作,没有任何参照,需要政府部门和企业家联手贡献智慧,在实践中走出一条新路。从事“四新”的企业家, 一定要耐得住寂寞,抵制住各种诱惑,增强企业发展的持续性。如果在这个阶段完成好结构调整和发展转型,上海就可以为全国实现新型工业化和现代化发展、走向未来新的长周期增长贡献更多的力量,发挥好引领和创新带动的作用。

 

来源地址:/a/2267081.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