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警车回家”真的可行吗

admin 祖国历史 2019/10/11 4:21:27 0



1月27日,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深圳代表团会议上,广东省人大代表、深圳副市长、深圳市公安局局长刘庆生提出了一个有关警务工作的建议,那就是“民警下班开车回家”。

 

这一构想形成于刘庆生在西方发达国家考察时的见闻,他发现,西方很多地区的警察是在警车里办公,警车的职责就是在路上开展工作维护治安。美国纽约甚至要求民警下班要开警车回家,目的就是“最快出警,最近出警”,一方面是提高见警率,增加老百姓的安全感,另一方面是提高民警反应速度,无论上下班时间都必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在斟酌考虑西方经验在我国现状的适用性后,刘庆生提出了这一建议,并很诚恳地希望媒体可以对此举予以包容,允许深圳警方开展这方面制度的探索。

 

媒体与大V等的确没有难为他,来自于他们的言论主要分为“支持”和“指出难点,建议综合研判后施行”两种。

 

支持言论主要基于民警开警车回家可以立竿见影提升见警率这一点,《南方都市报》刊文指出:“目前行政执法有两个特别重要的问题,第一是执法人员人数不足,第二是执法权威不够。同时社会观念也出现了变化,五年前如果街头警察多会认为社会治安不好,现在相当多的人愿意或者希望街头的见警率越来越高。”新浪微博警务大V@段郎说事则明确表示支持:“支持!警察开警车回家,应是目前提高见警率最有效的方式。”还有人认为,这一设想可以充分利用警车每日的闲置时间,使警车一直在街头奔驰,势必提升治安,降低犯罪率。

 

另一类有代表性的舆情同样没有否认这一设想的有效性,但它们更为审慎地分析了这一设想推行将遇到的一些难点与阻力,并建议在充分考虑并解决之后再行推进。

 

首先,就是现行规定。网易刊文指出,依据我国法律法规,公车仅能公用,如欲推行此想法,势必需要出文宣布深圳试点,或是干脆调整法规。

 

其次,若民警下班当真开车回家,用车场合难以界定性质,无法分辨公器私用与合乎规定行为之间的限制,这样一方面很可能导致警车私用现象泛滥,另一方面在民间对公务员廉政建设极度关注的今天,容易引起强烈的对立情绪。

 

新京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则分析了中美警制的不同,美国警方在警车内办公的原因是警方职能涵盖范围较广,无细化分工,包括紧急救助、办理证照、提供信息、解决争吵、失物寻找等服务,以及一般安全职能,美国的警察几乎就是中国巡警加交警,而我们却并非如此。

 

再者,警察开车回家,对见警率的提升很可能不如估计的那样显著,因民警下班开车回家,涉及的路程、时间各不相同,负责的巡逻路程、责任领域怎样划分?怎样履行职责?相关方案还需要商榷研究。而且民警居住区域如果偏集中的话可能导致某些地区警车遍地,另一些地区则无人问津。

 

这些媒体还几乎不约而同地建议,这一设想应在获取民意支持以后方可实行。

 

民意支持,谈何容易?“中国警察整体素质目前没有达到可以自律的程度”、“势必引起公器私用的腐败浪潮”、“没有有效监管的途径”、“只学习西方对自己有利的那部分东西”……类似言论连篇累牍不能尽述。

 

一位网民@灿烂大道表示,这种设想网民不喜欢,警察自己更不喜欢。“我觉得警察自己都不会同意,因为他们下了班巴不得再没人知道他们是警察,开警车回家,就是24小时上班了啊!”

 

而另一位很可能是警察的@豆豆萌警则提出了更深层次的问题:“看到某地领导有意让警察开警车回家的新闻,暂且不论公车私用是否合规,就民警来说有几个愿意开回家的,真要有事你管是不管?管吧身单力薄,赤手空拳可能后续更麻烦;不管吧,给你拍照录像,说你不称职。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警察下班就换便装的原因,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确,下班后没有警械,执法危险陡然上升,这一点非常关键。

 

@吴志军律师三句话不离本行,从法务角度提出了几个问题:“1、是所有的警种都把警车开回家还是仅限于刑警?2、开警车回家是否属于职务行为,发生车辆损坏或者发生交通事故谁负责赔偿?3、警用车辆在给值班人员留下值班机动车辆以外,数量上能否满足一人一辆开回家?4、开警车回家是职务待遇还是强制义务?”

 

不管如何,刘庆生的构想已提出几天,这几天围绕这一话题展开了颇有深度的讨论,因而,涉及到的问题,待解决的方面越来越多,正如网友@树爸爸2012所言:“看电视上讨论深圳考虑允许警察下班后将警车开回家一事的利弊,我感到在当前这种社会条件下,无论办什么事都要考虑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也不管是甚么好事都会让自私自利无视道德者有空子可钻,要真正办点有实际意义的好事,是说来容易做来难啊!”

 

但无论是这一设想的提出,或是围绕这一设想的讨论,都是有着很强的积极意义的。这是一种上下连通,广泛征求意见以参考决策的做法,总体而言,是一种进步。

 

来源地址:/a/2274906.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