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镜头的执法者:被动拍摄和主动直播

admin 2019/10/24 0:01:43 0

 

最近关于警察的新闻不少。

 

四川省平昌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平昌公安 在6月3日发布了一条微博,称“遇到警察执法,请不要随意拍摄,因为法律不允许!”还配以解释:

 

 

【1】

 

微博发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五岳散人 的观点代表了不少人的看法:“@平昌公安 还挺有趣,创造了一个新词叫做‘恶意拍摄公安执法’。在你们自己执法都要带执法记录仪的今天,扯这玩意儿有啥意思呢?公开执法,你拍得、我拍不得?”

 

平昌公安发出这样的微博,估计是观山西同行遭遇有感——5月30日傍晚,一篇题为《太原警察,暴打市民,还拿出了枪,威胁周围群众》的视频在网络出现引发热议。而据警方通报,真实情况则是警方在执法过程中遭遇暴力抗法。事件很快得以澄清。

 

恐怕正是该事件中本该起着还原真相作用的现场视频,最终却成为了抹黑警方的工具,平昌公安在微博中,使用了“恶意拍摄”一词。

 

何为“恶意拍摄”?解释为“如果警察根据现场情况认为拍摄人属于无关人员,且认为拍摄行为干扰了民警正常执法,如果你不服从警察命令,继续拍摄,那么就是恶意拍摄行为。”

 

这样一个词,在网友看来很是扎眼。而平昌公安给出的解释自然难让人满意。在搜狐网调查中,问题“平昌公安称‘法律禁止随意拍摄警察执法’你怎么看?”,有超六成的网友选择了选项“有点震慑的意味,解释下何为恶意”。

 

@老徐时评 也表达了相同观点:“公安执法时围观群众能不能用手机拍摄?什么是‘恶意拍摄’?看来需要有权威部门出来解释一下了。否则今后类似的冲突将会更加难以避免。”

 

网友们纳闷的是,我们行使自己的监督权,难道还有可能被扣上“恶意”的帽子吗?

 

【2】

 

公民有没有权利对警察的执法行为进行拍摄?

 

有人列出宪法第41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意见、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和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和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中,也有相关的规定:

 

第三条:人民警察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维护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第四十四条:人民警察执行职务,必须自觉地接受社会和公民的监督。人民警察机关作出的与公众利益直接有关的规定,应当向公众公布。

 

接受群众监督是警察的义务,不要因为如今网络的发达与舆论的膨胀,就言之色变。其实,只要规范自身行为,纵使出现太原“警察打人”的传言,最终真相也必能够水落石出。毕竟舆论不是洪水猛兽,而人民与警察却是鱼水之亲。

 

正如@石扉客2014 所说:“功利一点想,警察执法有问题的时候,他们是监督你的啄木鸟。下次警察执法碰到困难的时候,最愿意出来帮助你的,还是这些热心肠的公民。”

 

所以,公安机关在面对有可能出现的监督时,是否也需要对群众明辨是非的能力多一些信心?

 

“人们对公权力的行使往往持猜疑态度,这是现代社会的正常状态。警察执法牵涉多方利益,经常采取强制性措施和秘密调查手段,许多案件还具有相当的‘戏剧性’,更容易遭受各方质疑。”《人民日报》今日刊文,认为“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警察应当为自己的执法行为留存良好记录,自证清白。现行制度对合法性证明的要求仅限于部分执法措施,尚不具有全局意义。执法机关完全可以先行一步,利用现代科技,自受理案件开始就对案件的每一步处置经过及结果进行真实记录。一旦建立全程合法性证明制度,就可以通过执法机关扎实的调查工作、严密的证据锁链和严谨的全程记录,使案件事实和执法行为最终以可核查方式经受监督机关以及公众的考验。”

 

光明网评论员在评论《群众拍摄警察执法未必多恶意》中认为:“群众拍摄警察执法,既不是坏事,也未必多恶意。这既是因为群众本身对警方保有敬畏之心,更因为执法本身就有摄像记载,群众拍摄行为若过格,自然会有法律来伺候。”

 

【3】

 

归根到底,执法机关如何规范自身行为,自觉接受监督,才是问题得到改善的关键所在。

 

当执法行为本身无懈可击,自然就会得到舆论的支持。今年3月,同样是来自视频爆料,一段三亚警察执法时被当事人要求出示执法证的视频热传网络。视频中,一名男子要求民警出示执法证,民警示意其警服可证实警察身份并出示警察证,但该男子仍拒绝配合执法,后被警察强行制服,因阻碍执行公务被行政拘留10日。此举就获得了网友们的支持。

 

而就在5月21日,新余交警城南大队为两位民警颁发委屈奖,表扬他们在执勤中蒙冤受辱但仍强忍委屈规范执法行为。据悉,两位民警在路面执勤时遭到一女子的无理打骂及诬陷,但民警始终克制不还手不还口,最终以理服人。面对暴力抗法,这两位民警的做法就值得点赞。

 

有意思的是,另一个多年来饱受舆论“关照”的执法群体——城管,却在这一点上独辟蹊径。

 

6月1日,郑州市中原区城市管理执法局首次尝试网络视频直播,将执法过程展现在网友面前。一边执法,一边直播,半天时间点击量就突破两万,不少围观市民为此点赞。

 

郑州城管的创新举措,为全国的执法机关树立了一个榜样。各地执法人员应当学习的,不仅仅是紧跟当下潮流的形式,而是执法过程中所实实在在体现出来的公开、公平、公正。

 

杭州《青年时报》的评论称:“在今天这个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每一个执法人员其实都必须经得起‘网络直播’的考验,都必须具备在镜头底下严格依法执法的基本素质。因为随着网络科技的发展,城管执法的任何一个细节可以说都难逃人民群众的‘火眼金睛’。”以公开倒逼执法规范,既是对公众的一个明确交待,也是对自身的不断鞭策。

 

最终,@平昌公安 删除了那条微博,不知是迫于舆论压力,还是自知理亏。但无论如何,关于如何应对群众对执法行为的围观、记录、监督,想必包括平昌公安在内的不少执法者,都有了新的思考。

 

来源地址:/a/2445403.html

分享: